《邪王绝宠:医品特工妃》正文 第563章 平叛,我明白了

    一秒记住『可♂欣÷文学→www.KeXinWX.CoM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红袖看到瑾妃,连忙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,看到瑾妃的样子时,却是一下愣住。

    娘娘向来都是端庄高贵的,可是现在……被打成什么样子了?

    “本宫没事!”瑾妃说道:“快去找太子!”

    红袖立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这里人数充足,又有庞思危护着,可……殿下和凤女皇那里,可是只有十多个人!

    “庞统领,殿下他们在太安殿!”她连忙向庞思危说出贺兰玖的下落。

    这也是进宫的时候,听成永说的,乌觐会在太安殿为他们设宴。

    庞思危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带着皇上和娘娘,随本将来!”

    此时宫中大乱,将瑾妃和南越王放在哪里都不足以让人安心,还是只有带在身边最为安全。

    一行人,快速地往太安殿行去。

    太安殿门口,战况也是激烈至极。

    凤无忧要直接对上乌觐,自然不可能不准备齐全。

    药物,兵器,样样都是非常充足。

    乌觐的人虽然多,可,一时之间想要拿下他们,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周围的尸体,已经堆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乌觐眼目皆红,终于想起他手中还有筹码,大叫道:“来人,去把瑾妃给本王子抓过来!”

    吼过之后,又对着贺兰玖大声叫道:“贺兰玖,你若是还想要你母妃活命,就给本王子住手!”

    闻言,贺兰玖的动作立时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瑾妃是他的母妃,他又向来孝顺,乌觐提到瑾妃,他心头不可能不乱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人侍卫见到机会,扬起兵器就往贺兰玖砍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不等刀挨到贺兰玖,凤无忧一脚把那人踹开,对贺兰玖怒喝道:“贺兰玖,你傻了!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去听乌觐的威胁,是脑子进水了吗?

    先前是他自己安排红袖去找庞思危的,莫非,他都忘了不成?

    贺兰玖面色一红,没好气道:“凤无忧,你给本太子留点面子成不成?”

    关心则乱,乌觐提到他母妃,他会怔一下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南越太子,这里都是都是他南越的兵丁,虽然他刚才那样子是有点傻,可也别直接说出来啊。

    凤无忧才懒得理他,道:“面子和命,你要哪一个?”

    贺兰玖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好吧,他还是选命。

    手中兵器一挥,又解决掉两三个侍卫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混战一片中,忽然有人从远处跑来,还没跑到近处,就惊慌喊道:“不好了!”

    乌觐回头一看,这人正是他先前派去抓瑾妃的人。

    可,他却是空手跑来。

    心头登时一跳,一股不好的预感立时来袭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,怒吼道:“本王子叫你带的人呢!”

    贺兰玖和凤无忧这一次袭击来的突然,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,现在只有瑾妃才能制住他们!

    可这人,竟然没把瑾妃带来。

    那人膝盖一软扑通跪下,大哭说道:“殿下,不好了,庞思危反了,皇上和瑾妃也都被他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乌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庞思危……反了?

    他不是……父皇的人吗?

    这宫中所有的人反了他都不奇怪,唯有庞思危……他绝对不该反的!

    可偏偏,眼前的人还在不停地说着,告诉他庞思危是如何诈入了关押皇帝和瑾妃的宫殿,又是怎么杀光了朝华宫的人。

    乌觐终于反应过来,他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庞思危真的反了,他唯一能钳制住贺兰玖的瑾妃,也已经被人救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手上,已经没有任何筹码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成永焦急道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我们先走吧!”

    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,不仅是宫内,宫外也有。

    贺兰玖要收复临潢,肯定不可能只带这么一点人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再不走,只怕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乌觐眼底发红,几乎把眼眶都睁裂。

    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,明天就要封名登基,可只不过一瞬之间,所有的一切,就全都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成永再次大叫一声:“我们能打下临潢一次,就能打下第二次,再不走,真的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乌觐心头都在滴血,可最终,还是咬牙道:“走!”

    他终究是流亡多年,知道自保最为重要。

    他活着,一切都有希望,可他若是死了,那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因此,不管内心多不情愿,他还是听了成永的话,开始往宫内的某个地方,飞速地撤退。

    凤无忧一眼看到乌觐的动向,立刻大声叫道:“贺兰瑞已逃,你们还要打下去吗!”

    激斗中,本没多少人能注意到乌觐的走向,可凤无忧一喊,他们就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立时,手下的动作慢了两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听乌觐的命令才动手的,如今乌觐走了,那他们动手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贺兰玖也喝道:“只问首恶,协从不究!神殿大军已在宫外,你们此时罢手,本太子可免你们死罪!”

    贺兰玖一扬手揉去了面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一张俊美又张扬的面容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他面上神情严肃,便不似往日肆意艳丽,而是威势惊人。

    哐啷一声,也不知是谁先扔下了手中的兵器,紧接着,一个接一个,那些侍卫们都停止了打斗,而是站在那里,等着远处支援的人过来把他们围住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庞思危赶到,下跪向贺兰玖行礼。

    他还是和往日一样,冷冷淡淡的,没有丝毫因为帮为帮助贺兰玖立下大功而有应有的得意。

    一副身子,强壮结实,有如铁塔。

    贺兰玖亲自把他扶起来,说道:“庞将军,辛苦你。”

    庞思危曾被大长老救过一命,这件事情,大长老不居功,但庞思危也不曾忘。

    当皇帝无道,不理政事,荒淫胡闹的时候,不是大长老来找庞思危,而是庞思危去找大长老。

    他身受先皇重恩,只想维护南越和平繁盛。

    而,南越王,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知道,他这么做,其实是犯了天家的忌讳。

    但,他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哪怕贺兰玖即位之后会把他闲置,又或者杀了他,他也不悔。

    贺兰玖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,他现在没有时间安抚庞思危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情,不是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有些事,必须要靠行动,还有时间,才能一点一点抚平。

    就如,他对凤无忧。

    他不会对凤无忧说对不起,也不会说要怎么去补偿她。

    但,只要凤无忧有所求,上天入地,千山万水,他无所不应。

    “小玖!”一道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贺兰玖立刻转身,看到瑾妃一步一绊地往他跑过来。

    贺兰玖的身子忽然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吸了一口气,大步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母妃。”他扶住瑾妃,目光快速在她身上滑过。

    瑾妃真的,被折磨得很惨。

    一身的华服,几乎有大半都是血迹。

    可,她却抚着贺兰玖的脸。

    “小玖,你没事,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两行泪,止不住地滑下来。

    贺兰玖也是心头酸软。

    他已经记不清,有多久没有听到母妃这样叫他。

    似乎,从十多年前他当上太子开始,母妃对他的称呼,就永远只剩下一个:太子!

    很多时候,他都快要忘记,他到底还是不是瑾妃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遭逢大难,他却也终于听到瑾妃又一次叫了他的乳名。

    “瑾妃娘娘……”瑾妃哭个不住的时候,一道声音却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凤无忧走上前,说道:“娘娘,我知道娘娘有很多话想和阿玖说,但不知可否稍后。乌觐一日不除,南越一日不得安宁,我想,先和阿玖去把乌觐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瑾妃止住哭声,从泪眼中极力看清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眼前是个女子,虽然一身教兵的服饰,可却难掩她身上利落干脆的气质。

    她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不卑不亢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南越瑾妃,而有丝毫怯场。

    一个名字闪电般滑过她的脑海。

    瑾妃说道:“凤无忧?”

    凤无忧微微一笑,点头道:“是。娘娘恕罪,等我们抓了乌觐回来,无忧再来和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此时,凤无忧已经脱去了面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一张清丽的面庞。

    她的美丽来源于她的独立、自信,并不因为五官又或者服饰而有丝毫影响。

    瑾妃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凤无忧,忽然又看向贺兰玖,说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,为何贺兰玖回来之后,会自暴自弃成那般模样。

    十二年前,贺兰玖负了年幼的凤无忧,害得芳洲国灭,但也不曾这样消沉,只是心心念念的寻找。

    可十二年后,他并没有对凤无忧造成什么严重后果,反而帮了她不少,可他反而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个男子,错过了凤无忧这样的女子,怎么可能……不懊悔万分。

    贺兰玖心头一痛,但很快散去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他早已暗自懊悔过无数遍,也已经彻底想通。

    瑾妃现在提起,他也只是针刺般的痛一下,不会再有更多感觉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目光温和地看着瑾妃。

    “母妃,城中我已安排了人马,最多再半个时辰就可完全收复,宫里又有庞统领,有他们在,母妃不必担忧。我与无忧,先去把贺兰瑞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♂M.KeXinWX.CoM♂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